八百标兵奔北坡

世之奇伟、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
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。

七月底的厦门大学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