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百标兵奔北坡

世之奇伟、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
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。

巧克力(短篇)


法芮尔最近有点头疼。字面上的。

最近下班回到家常闻到一股淡淡的奇怪的味道,
似乎还有点焦味。

但是每当她走进厨房问起安吉拉时,安吉拉总是说:

“嗯?什么焦味?我没闻到呀。噢你一定是太累了我的安保官,好好休息一下准备吃饭了!”

“可我真的闻到了呀!你闻闻,好像是在这附...” 法芮尔渐渐地靠近了怪味的来源。

“哚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 安吉拉脸上充满了善意的笑容。

“这附...近最近新开了一家餐厅改天我们去试试吧?” 法芮尔突然石化。

“好啊,正好我最近放假在家。快去准备一下吃饭了。”

法芮尔立刻转身走出厨房,又偷偷地往里看,发现安吉拉放下了手里的刀,悄悄地去窗户那开了个缝,又继续准备菜肴。

“一定有问题。”法芮尔想。





法芮尔站在家门口,掏出钥匙,小心翼翼地插入钥匙孔,十分缓慢地转动,生怕发出声响。另一只手覆上门把,按下,再轻轻地拉开。

“吱呀——”木质的门还是发出了声音

“这破门真该修一下了。”法芮尔想。今天可是特地提早下班了啊。

幸好,安吉拉似乎没有听见。

法芮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走进家门,又轻轻地关上门。

“求你,别再叫了。”法芮尔尽力让门发出的声音小一点。

悄悄地脱下鞋子,放下手里的包,挪到厨房,探头。

安吉拉穿着法芮尔的白衬衫,白衬衫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大,松松垮垮的,头发被她随意地扎了起来。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医生的金发上,身上。安吉拉背对着她,随着手机里放出的音乐微微地晃着,轻轻地哼着歌。

法芮尔愣住了,果然是天使啊。

但很快便回过神来,发现桌上有一些食材,有牛奶,似乎还有可可粉?安吉拉抱起一个锅开始搅拌,突然停下,随后又叹了口气。

“为什么做不出好吃的巧克力啊。”继续开始搅拌。

法芮尔笑了起来,过几天好像是情人节来着的。

她突然有个想法,于是转身走到家门口,拿起提包,重新穿上鞋子,悄悄地走了出去。整理了一下衣服,伸手按下门铃。

“是莉娜吗?稍等一下我马上来,那个巧...”

“是我,安吉拉。法芮尔。”

“克...法...?你怎么这么早回来!?”

“今天没什么事就提早下班了。我忘记带钥匙了,唔...你能帮我开一下吗?”

“啊好,你等等啊!家里有点乱,我马上开”

“好。”法芮尔强忍笑意,极力恢复平静的表情。

门开了,安吉拉一脸轻松地看着法芮尔,微微地喘气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法芮尔尽全力控制表情,一脸不知情地微笑着,但看上去有点奇怪。

“欢迎回家小法芮尔,你这是什么表情呢。”安吉拉忍不住地伸出双手捧着法芮尔的脸,揉了几下。

法芮尔看着安吉拉的笑颜,和她手的动作,突然有点害羞,脸红了起来。

“啊没...没什么。你今天真好看。”

“就今天吗?”安吉拉盯着法芮尔的双眼,故意皱起眉头。

“不...我...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每天都很漂亮,今天,今天也很漂亮...”法芮尔突然有点不知所措。

“我知道~跟你个开玩笑。快进来吧。”

法芮尔脱下鞋子,马上就被安吉拉推进了房间里。

“快去换衣服吧!”随后带上门,跑进厨房继续收拾了起来。

法芮尔站在房间里,叹了口气。明明是打算整一下安吉拉的。怎么反而...不过不亏,安吉拉真漂亮。




三天后,到了情人节。

法芮尔看着手里的花束,满意地笑着,走进家里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“欢迎回家,法芮尔,这束花真好看。”

“情人节快乐,安吉拉。这是送你的。”

“谢谢,亲爱的。这是给你的礼物。”

法芮尔接过礼物,撕开了包装。

“这可是瑞士最好的巧克力哦!”

法芮尔觉得有点奇怪,不是亲手做的吗?尝了一颗。

“很好吃。”

“你喜欢就好,这可是我之前出差特地带回来的呢。”安吉拉笑着说。

“买的?”法芮尔想。“前几天不是还在做吗?”

法芮尔看了看周围,发现桌上还有一盒巧克力。

“那个也是巧克力吗?”

“啊那个,那个是之前买的,味道不大好,所以...”

果然。

“我可以试一下吗?”法芮尔问道。

“唔...可以,但味道不大好…”

“没关系我尝一口。”法芮尔走过去,拿起一颗,放进嘴里,看向安吉拉,她清楚地看出了安吉拉眼里隐隐的期待。

“很好吃!我觉得不比你从瑞士带回来的差。”

“是吗?太好了。”安吉拉舒了口气。

“是你做的都好吃。”法芮尔看着安吉拉微笑着说。

“谢谢,等一等,你怎么知道是我做的!?”

“秘密。”

“哼,情人节快乐,法芮尔。”

“情人节快乐,安吉拉。”伸手抱了上去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仍然是小学生文笔。
祝大家除夕快乐,鸡年大吉!

评论(4)

热度(30)

  1. 法鹰家有个天使八百标兵奔北坡 转载了此文字